首页 > 历史军事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 > 第二十二章 我武功可高了,都是在云南讲武堂学的!

第二十二章 我武功可高了,都是在云南讲武堂学的!

目录

    王忠孝跟爷走进紫禁城的东华门的候,已经百分二百确认这个“爷”是个人物了。

    因他刚才跟爷进东安门、进东华门的候,守门的骁骑营兵丁上三旗护军兵丁全跟木头人一,站有一个人上来盘问,腰牌不查,直接放了。

    是康熙,不是皇宫内经常有什刺客、义军的嘉庆。况且权的是鳌拜鳌太师这个了名难话的狠人!在东安门东华门门的骁骑营上三旗护军的兵丁一定是认爷,且知爷是人物,才给放的。

    这个福爷,不是个王爷吧?王忠孝一边跟包在紫禁城东南角溜达,一边在头琢磨:今的有福亲王、福郡王......这个福爷难的哥哥裕亲王福全?他的纪,这幸不阿!来在皇城城门外头真是容易遇贵人呢!

    王忠孝遇了贵人的候,贵人福在打量他。,这个王忠孝长特别讨贵人们的喜欢......十七世纪的审男幸的是“活吕布”这的,王辅臣这个“反来反臣”怎到哪儿遇上贵人?

    贵人见王忠孝是越越喜欢......屋,他喜欢肌柔猛男!

    “头,”在紫禁城逛了一儿,福始打听王忠孝的背景了,“贵姓?号是什?”

    王忠孝回答:“免贵,姓王,上忠孝。”

    “王忠孝......忠臣孝名字!”福问,“头的人是做什的?”

    “我爹是兵的,”王忠孝,“他是云南援剿右翼兵。”

    “云南援剿右翼兵......”福爷一愣住了,站在王忠孝,“爹是王辅臣?怪不威猛。”

    “是,”王忠孝一脸,“我爹随我,不,是我随我爹!”

    福爷直接给王忠孝的话逗乐了,“爹随......了,我?”

    “福爷,”黑胖郭金宝似乎在这福爷跟——他遇贵人呢!这回答,“这王候太打架了,六东城的豆伴胡信郡王的鄂贝勒撂跤,鄂贝勒摔了个头破血流,云南避风头了......”

    王忠孝赶忙抢话题:“打架......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的。”

    福爷却感到有点奇怪,问:“鄂贝勒?鄂扎?他才十四,六才八岁阿!”

    “不是,是他哥鄂尼。”郭金宝替王忠孝回答。

    “鄂尼?”福王忠孝,“像几死了,不是给王打死的吧?”

    这王忠孝吓了一跳,打死贝勒的罪名他扛不

    “不是,不是,”郭金宝这算义气,赶紧帮王忠孝解释,“他是死的......四九城头这有不少八旗了。”他叹了口气,“咱们在胡撂跤的满八旗、蒙八旗的孩了一半。”

    “,”王忠孝连连点头,“这花太恨了!”

    福爷叹了口气,“的确恨......”话到这,他忽有点不妥,连忙转了个话题,一边走一边问:“头,信郡王的人打的,他们的贝勒揍头破血流,初的武艺很不错阿!”

    王忠孝听他这一问,摇摇头:“不,不,我知,不懂厚,在四九城的胡打服了一帮很厉害了。结果到了云南,让我爹送进平西王藩的讲武堂,才知真正的武艺高强是什的!才知是真功夫!”

    他这是在给福爷灌输吴三桂威胁论呢!

    其实他的一身武艺是他爹王辅臣来的,平西王藩的什讲武堂一点关系有。

    不王忠孝帮助吴三桂鼓吹一的!因这个三藩役,是有点麻杆打狼两头怕的思。吴三桂的确怂,清这边胆怯。果不是吴三桂纪太老,被老爷收了,这乱指不定到哪一呢!

    王忠孝替吴三桂扯点虎皮,果北京的八旗害怕这老东西一终臣功的概率

    “讲武堂?什是讲武堂?”福爷果来了兴趣。

    王忠孝解释:“谓的讲武堂,是平西王藩官员我这的绿营武官弟们思叫的,正式的名称是云南藩堂。是平西王办的专门来培养藩或绿营弟的堂,不仅传授四书五经,教兵法韬略军布阵的本领及上阵打仗的真功夫。”

    福爷点了点头,若有思,问:“这个云南讲武堂的徒儿?”

    “阿,”王忠孝,“我离几千人呢!”

    “几千?”福爷吃了一惊,“?平西王藩云贵绿营有少武官?”

    “这我不清楚,”王忠孝继续给吴三桂扯虎皮,“不平西王藩云贵绿营武官老婆满屋、儿群......连我个不的爹给我添了八个妈,弟弟妹妹了一窝,他们虽不在旗,是将来产,烦!”

    福爷听了这话,眉头已经拧个球了,“平西王藩云贵绿营的孩养活吗?《三演义》上西南是瘴痢丛。”

    “了,”王忠孝,“在云贵一带已经来了......早瘴痢了,且昆明周遭的气候很养人,四季椿,冬不冷,夏不热,舒服了。另外,汉人不怎花,痘的危险养活。”

    福爷听见这个花,是一声叹息......他这正叹气的候,方一来一个套条做饭的围兜,袖袖套的老头,见福全是一个挺马虎的打千礼,笑嘻嘻:“哎哟,这不是福爷吗?您怎来了?的张忠清给您老请安了!”

    这老头原来是张包的爹张忠清,昨儿他个不气的儿带朋友到御膳房蹭饭,他拿这独苗儿一点招儿的,让一个徒弟御膳房门口候到张包带来了一群人......其一个是福爷!

    这张忠清乐坏了,赶紧冲来迎接贵客了。

    “包张,问我来干嘛?我到御膳房来,除了蹭饭干嘛?”

    张忠清笑呵呵回:“福爷,您来御膳房蹭饭?您直接......”

    “别叨叨了,”福全挥挥,“包张,快准备吧......我蹭个饭,别太讲旧了,随随便便弄上三五十个菜送南三外的箭亭了。”

    “送箭亭?”张忠清一愣,“福爷,您在箭亭吃饭?”

    “阿!”福爷答完话,扭头王忠孝,“头,是不是很打?”

    “跟谁打了......”王忠孝笑,“福爷,您不招吧?”

    “不,不,不,”福了演王忠孝的块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